真實經曆:加拿大真是投資移民的天堂嗎

添加時間:2016.07.18作者:華商移民來源:華商移民

         對于近年刮起回流風的加拿大華人移民來說,有人視移民為無怨無悔的選擇,也有人發誓下輩子不再輕舉妄動。踏上回流大潮的移民,各有各的理由,家家有本難念 的經。有人形容,移民是個人行為,就像各人的鞋穿在各人的腳上壹樣,舒不舒服隻有自己走起路來才感覺得到。

   以下是幾個華人移民回流中國大陸及香港的故事,他們的酸甜苦辣、喜怒哀樂,恰恰說明加拿大不是天堂,世界上也沒有任何國家是天堂,美好生活要靠自己雙手來創造。出國是壹個美好的“夢”,壹旦夢醒就要面對現實。

      ■心酸的開始

      周從,投資移民,壹家三口飄洋過海,爸爸媽媽兒子。幾年之後,弟弟妹妹相繼出生了,年長的哥哥也開始到了叛逆的年齡。

 

      先說說周從的太太,偉大的全職媽媽,不肯說出自己的名字。你就叫我仨孩媽吧。我天天的生活就是圍着家裡轉,非常宅,不喜歡出門,不喜歡和朋友交流,每天送 孩子們出去遊泳,滑冰,彈鋼琴,踢球,上學。沒有孩子在家的日子,就覺得家裡靜的要死,無所适從,不知道做些什麼。自己都感覺很可悲,除了圍着孩子老公, 已經沒有自己的生活了。提起移民加拿大,她說,告訴你啊,我們單位的小劉,當年就是壹個給我們端茶倒水的,如今都科長了,這才幾年啊,如果我還在國内,現 在也壹官半職了。

 

      說起投資移民到加拿大,周從,這個帥氣的中年男人,深深地呼了壹口氣,眼睛看着窗外,用非常低沉的語氣說,怎麼說呢,壹言難盡啊。

 

      周從,别人眼裡的富二代。周從總是說,其實家裡就是有個小作坊,都不能稱為工廠,就是作坊,父母天天圍着小作坊,辛辛苦苦的賺錢養家。等到周從大學畢業, 小作坊有模有樣的搬到了離家不遠的壹個舊倉庫,街坊鄰居頓時炸開了鍋,哎喲,看看人家周從,成了富二代了。大學畢業之後,周從就直接回到了家裡租下的那個 舊倉庫,開始了真正的“富二代”生活。 

 

      某天,約見客護是在五星級酒店壹層,周從早到了壹會兒,壹樓的超大展示牌,突然鑽進他的眼睛。移民加拿大,給自己,給家人,壹個完美、高質量的生活。加拿 大的國民綜合生活質量最佳,連續七年被聯合國評為最适合人類居住的國家;自然環境極佳,空氣清新,風光迷人,人民安居樂業;移民加拿大?周從突然被這幾個 碩大的紅字給震了壹下。

 

      就這樣給忽悠來了。當時的周從已經結婚了,做出這個選擇,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妻子是在壹家事業單位,工資不高,但是旱澇保收,福利獎金更是不用說,年邁的父母強烈反對,青春莽撞做出的決定,壹定會後悔的。

 

      周從,中文系畢業,尤其喜歡古典文學,現在突然讓他撿起英語,在他看來是個莫大的諷刺。中介對周從說,加拿大是個非常容易創業的國家,語言就是個環境,聽 多了,就會說了,說多了,就地道了。什麼全民的免費醫療,兒童福利啊,優美的自然風景,空氣清新,風光迷人,人民都安居樂業。 

 

      現實的移民生活,是從下飛機的第壹天開始的。考慮到語言和生活習慣等因素,周從在國内就開始聯系加拿大這邊的華人出租房,地庫價格低廉,還包水電上網,深 深的吸引了周從。房東是個老移民,年輕時候壹直生活工作在唐人街,退休後才買了獨立屋。面積不大的壹棟小别墅同時租給四家人,包括房東,滿滿的五家人擠在 裡面。

 

      聯系好的房子,房東突然坐地漲價了,原因是周從之前聯系時,并沒有說清楚家裡幾口人,隻是說要租地下室的壹間,房租包水電上網,開門看到三口之家,房價立 刻也長了。周從壹氣之下,當時退房,不住了,房東卻說訂金是不能退的。之前有很多客人問過這個房間,你們交了訂金,就留給你們了,現在你們突然不住了,損 失很大啊。

 

      拖着行李,出門之後的周從,看着疲憊不堪的妻子和兒子,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兒子小聲地和媽媽說着,媽媽,我好餓啊,能不能吃飯啊。妻子拉着兒子,倆人 坐在皮箱上,吃着飛機上帶下來的幹面包,就是幹吃。兒子突然說,爸爸,要不然打電話給送我們來的叔叔吧,讓叔叔接我們回家。

 

      周從聽完對兒子說,吃你的面包,回什麼家?妻子非常生氣,你沖孩子嚷什麼?又不是我們非要來的?你不是豪言壯語的勇士嗎?你趕緊打電話給那個司機,看看有沒有辦法?

 

      是啊,是自己強烈堅持要來的,那番豪言壯語就在耳邊。周從無奈的回到房東家裡,希望可以借個電話,房東卻說,可以啊,收錢的哦。幸虧壹個好心的房客,實在看不過去了,把自己的手機借給周從。

 

      周從打電話給接送的司機,司機聽完,非常氣憤房東的做法,告訴周從有熟悉的家庭旅館,可以立即入住,按天付錢。

 

      這個家庭旅館其實就是司機自己的家,也不算什麼旅館,普通的連排别墅,三樓住自己家,剩下的房間都租出去,廚房共享。周從壹家在家庭旅館住了很久,壹直沒有買到合适的房子。

 

      加拿大的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真實的加拿大

  2004年3月,李大偉還未等到加拿大公民護照到手,迫不及待“拔腿就跑”,因為他有壹個回流機會,壹間加拿大外資企業設在北京的分公司,聘請他負責開發中國大陸市場。

  李大偉說早就等待回流這壹天的到來。1998年底,他通過壹家設在北京的移民公司辦技術移民,先後兩次共交了五千美元的費用。1999年登陸加拿大溫哥華。

  李大偉說,中華民族本來是個安土重遷的民族,壹向視背井離鄉為畏途。但時代不同了,“父母在,不遠遊”已經過時。現在的華人移民遍布全世界,五洲四海到處闖蕩。他原來在壹間外資企業工作,待遇不錯,但當時周圍的朋友都在移民加拿大,他也就卷入這股潮流中。

  充滿對新生活的憧憬,踏上異國的土地,他的第壹印象是這裡自然環境非常美麗,天湛藍、草碧綠、水清澈、山巍峨,到處花團錦簇、莺歌燕舞,幽美環境令人心曠神怡。

  過了不久,他找工作到處碰壁,才體會到“壹個真實的加拿大”。沒有朋友,百物騰貴,文化沖突,種族歧視,生意難做,打工辛苦,前路茫茫,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熬出頭。他恨不得馬上打退堂鼓,又怕父母家人責怪,同事朋友笑話,“無顔見江東父老”。

  他說,開始辦移民的時候,中介公司都會說加拿大社會福利好、“最适合人類居住”及工資高等等,但從不提新移民實際面臨的種種問題,即使偶有提及也采取避重就輕、報喜不報憂的态度。

  到了加拿大,李大偉慢慢了解到,加拿大的社會福利雖然不錯,但受益的主要是老人和小孩,中青年人的負擔最重,主要是繳稅重。加拿大絕大部分地區 冬天寒冷, 溫哥華地區雖然好些,但到了冬天雨水不斷,令他這個中國北方人極不習慣。他得出的結論是,“最适合人類居住”絕不等于“最适合人類工作與發展”。

  在辦移民時,李大偉聽得最多的是加拿大工資收入高,但中介公司談到的收入都是稅前,卻避談加拿大的稅收制度。後來他才知道加拿大稅收重,工資越 高稅也就越 重,如果年薪10萬加币(稅前),稅後的實際收入才5萬多壹點,高達近45%的稅。加拿大工資比美國低,個人所得稅又比美國重,消費水平比中國大陸高。他 原來在外資企業月入六、七千元人民币,用來跟加拿大的二千多元加币壹比,他挺後悔移民加拿大。

  他認為,30歲以下的年輕人,來加拿大最好的選擇就是讀書,因為讀書可以抵掉壹半時間的“移民監”,而且以移民身分讀書學費較低廉,比留學生要 省至少壹萬 加币,與加拿大公民的待遇相同。碩士畢業後可以在加拿大工作壹段時間,拿到公民身分後就揮灑自如。而且大陸比較認同北美學曆,而中國大陸的文憑出了國門就 不吃香。


      ■孤獨堅守

  回流生活适得其所林文庸、李玉賢夫婦原為北京醫院醫師,後來移民香港。在香港九七回歸前夕,1996年6月再移民溫哥華。當年他們在溫哥華,逢 年過節,共 有16個相熟的香港移民家庭聚會慶祝,熱鬧非凡。但八、九年不到,先後已有15個家庭回流香港,現在就隻剩下林文庸夫婦及兒子留守溫哥華,當年歡樂光景不 再,林文庸覺得現在加國越來越冷清寂寞,壹點“年味”都聞不到了,也興起“不如歸去”的念頭。

  林文庸說,如果不是他的兒子林松喜歡加拿大生活,他與太太早就回流了。學西醫出身的他,當年在大陸時曾下放農村,有感農民缺醫少藥,遂學會中醫 針炙,移民 香港後正好大派用場。由于醫術精湛,病人口碑相傳,每天忙得不可開交。移民溫哥華後,雖然仍有不少病人上門,但與過去不可同日而語。

  他指出,他的很多朋友回流香港的原因,是因加拿大抽稅太重,而且還修訂法例要申報海外資産。加上在加拿大随便找壹份□口的工作很容易,但要找壹 份适合自己 的工作很難。此外,加拿大華人消費能力不高,做生意很難有起色。他與家人曾開過兩年雜貨店,最後以虧本告終。他經常光顧的壹家港式酒樓,已前後五度易主, 可見在加國“□食艱難”此言不虛。

  近年亞洲風生水起,與他同時期移民的朋友們因子女都已大學畢業,紛紛踏上返港之路。林文庸打算待兒子結婚後,将與太太回到鄰近香港的珠江三角洲定居。

  移民加國是否适應,主要因人而異。林文庸的壹雙兒女林松、林泉,個性截然不同,壹個充分享受安穩的移民生活,壹個則無法忍受移民生活的枯燥沉悶。

  哥哥林松個性善良單純,是個“沒有野心”、很容易滿足的年輕人,他不喜歡競争,非常享受在加拿大的生活。他在壹家國際快遞公司壹做多年,與上司及同事相處融洽,根本無意回流香港。

  妹妹林泉與哥哥性格相反,喜歡挑戰,事業心強。她在美國舊金山大學畢業後,随父母家人移民加拿大,曾在溫哥華壹所電腦學院任職會計,工作表現頗 受老闆器 重。但她覺得生活死水壹潭,工餘假日根本無處可去,生活單調乏味。而且她不能忍受加拿大的慢節奏和低效率,别人壹個星期才能做完的工作,她兩天就已完成。

  林泉說,加拿大隻适合小孩子和老年人居住,年輕人生活在那樣的氛圍中,會覺得沒有朝氣、活力和沖勁。她懷念香港多彩多姿、熱鬧缤紛的生活,在獲 得父母同意 的情況下,于c1999年回港發展,很順利就覓得理想工作。目前她在香港會展中心壹間展覽公司任行政會計經理,主管财務及人事。她說最近很多前來應征面談 的年輕人,不少是加拿大的回流人才,回流的原因及想法跟她非常接近。

  她說,在香港長大的人,到了外國并不能發揮中文優勢,但在加拿大生活過的人,回到香港英語變成優勢,壹般很容易找到工作。在加拿大即使薪水待遇 不錯,但扣 除稅款後所剩無幾,“賺的錢多半給了加拿大政府”,在香港則可以享受自己大部分的勞動成果。工作雖然比加拿大忙,但日子過得充實及滿足。

  林泉的丈夫黃穎強則是放棄了美國綠卡,自舊金山回流香港,目前在加拿大壹間駐港保險公司任核保。小倆口非常享受香港生活,暫時還沒有重返加拿大的打算。


  ■投資移民傾盡積蓄

  香港女商人吳麗娜1996年通過香港中介公司,以投資移民身分申請移民加拿大。當時言明“投資”25萬加币,五年後移民投資公司償還本金。據了解當時該公司先後為77名港人辦理投資移民,共獲取近2000萬加币資金。

  吳麗娜為了移民付出極大代價。她是個單親媽媽,辛辛苦苦攢下的積蓄,孤注壹擲全部給了移民公司,原本寄望五年後可以将老本要回來,沒想到移民公司言而無信,直至現在已将近九年,仍諸多藉口拖欠不還,幸虧每月還有800元加币的利息可拿。

  吳麗娜等人用的是阿根廷的移民名額。在移民公司安排下,共有50個香港家庭成員同乘壹班飛機。壹行人拉家帶口浩浩蕩蕩,經美國洛杉矶轉機“前進阿根廷”,那班機幾乎成了她們的“移民專機”。經過長達29小時的飛行航程,抵達阿根廷與加拿大駐阿移民官面談。

  吳麗娜相信移民公司事前已在阿根廷“上下打點”,1997年,50個家庭都順利獲得移民加拿大的簽證。由于放不下在深圳的生意,吳麗娜拖延至1998年最後入境期限,才與12歲的兒子赴多倫多報到。

  吳麗娜眼看移民花光了所有的積蓄,“投資”的錢又不能馬上要回來,壹個單身女人拉扯着未成年的兒子,大陸還有高堂父母需要照顧,上有老下有小,經濟壓力異常沉重。

  人在異國他鄉,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沒有親人朋友可以依靠,心裡直發慌。

  移民之初,她做過多方面的嘗試,也試過做點小生意,但都沒有成功。眼看前途茫茫,“在那裡完全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而且手上已沒有積蓄,連“坐 吃山空”都 是奢談。她左思右想,隻有回港之途。她在深圳還有投資,回去還來得及重起爐竈。她硬着心腸留下年僅12歲的兒子劉希旅獨自在加拿大求學。

  現在回想當初的冒險決定,她猶有餘悸地說,當初自己的膽子也真是大,移民前她對加拿大的情況壹無所知,甚至連熟朋友都沒有壹個。唯壹的朋友還是因“阿根廷之旅”才認識,這也是她後來初抵加國唯壹的投奔。

  她當初把兒子獨自留在壹個陌生的國度,事非得已,但她并不知此舉違反加國法律,後來險些惹出麻煩。也許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幸虧小希旅獨立 乖巧聽話, 單獨留在多倫多期間,沒有闖什麼禍,這些年也就有驚無險的過來了。也多虧遇到壹位自香港移民多倫多的好心人,見義勇為施以援手,經常關心過問希旅的生活起 居情況,還經常邀請希旅到她家吃飯,給寂寞少年許多溫暖。

  這些年來,吳麗娜頻繁往來于多倫多與香港、深圳之間。人在香港,心系多倫多的兒子;但壹旦到了多倫多,又不放心深圳的生意。經常處在分身乏術的 兩難境地。 早熟的兒子非常體諒母親的難處,為了減輕媽媽的經濟負擔,16歲就主動打工賺取家用,而且不因母親常年不在身邊而感情疏離,兩人相處就像朋友,這點令吳麗 娜萬分感恩。


  ■理想與現實差距大

  現居溫哥華的自由撰稿人許行,原為香港知名政論家。他分析大陸移民加拿大人數大幅減少的原因,主要是就業困難。不過,他沒想到移民人數會大幅減少到10%以下。

  許行曾協助壹對原在浙江外貿部門工作的夫婦移民加拿大,他們離開外貿單位後自己開公司做生意,年收入三、四十萬美元。由于有感大陸政策經常變 化,缺乏安全 感,夫婦倆決定移民加拿大。但抵加後,發現理想與現實有很大差距,壹切都要從零開始,最後決定放棄好不容易到手的“楓葉卡”,重回故鄉發展。

  許行認識的另壹位朋友,在大陸從事電力機械專業,生活環境相當不錯,抵加後長時間處在失業狀态,平時隻能為别人割草維生。為了孩子的教育問題,不得不暫時委屈自己。


  ■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兩年前自溫哥華回流中國廣州的陳莉,1992年大學商科畢業後,分配在廣州壹家金融機構工作,負責審批商業貸款。

  陳莉說,當時能在金融機關工作,而且是壹個十分“吃香”的職位,工作舒服,薪水待遇好,還經常有人欲巴結讨好她拉關系。這對于壹個年輕女孩來說,令人羨慕,而她的工作能力和表現,備受上司肯定,經常委以重任。

  這樣她壹做就是七年,但每天日複壹日的工作、複雜的人事關系及按部就班的晉升制度,對于有事業心的陳莉來說,“已經越來越感到枯燥乏味及難以接受,總幻想能夠有更廣闊的天地和更豐富的生活去經曆。移民加拿大便是在那時的環境下做出的義無反顧的抉擇”。

  移民的決定,對當時的陳莉來說,就像壹劑興奮劑,感覺到的隻是移民後的美好前途及舒适生活的享受,就像壹句着名歌詞“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對于 移民的真正 含義和需要面對的困難,完全沒有充分的心理準備,以緻她才踏足加拿大,還未領略“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就已充分體會到“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當時所有移民加拿大的講座,向陳莉等人講述的隻是加拿大完美的福利待遇、幽美的環境和安居樂業的藍圖,無論她本人,還是她的父母親友,當時的感覺非常好,都相信“加拿大是世界上最适宜人類居住的國家”的宣傳。

  唯壹反對陳莉移民的是她的前夫,“他是壹名心髒科醫生,我的移民選擇,對于他來說是非常痛苦的,因為我們的職業,在中國的環境下,算是生活得很 不錯了,而且移民官在面談時,也跟他說明,他的專業在加拿大是找不到合适工作的。為此,我們為移民的事情壹直争論不休,再加上其他壹些分歧,1999年, 當我踏上加拿大領土半年後,我們分手了。”

  陳莉移民加拿大時已經懷孕四個月,父母為了更好的照顧她,安排她住在朋友家。“他們對我的幫助,直到現在我都記憶猶新,雖然大家同住壹個屋檐 下,生活中難 免有些磨擦及不快,但我認為,如果有人在你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那是壹輩子都應該記得的”。由此她體會到新移民初抵異地,亟需别人幫助,她說以後也 會幫助比她遲來的新移民。

  但她面對新生活的興奮,很快在現實生活中消失殆盡。她說: “剛到加拿大,感覺不是很強烈,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好,同我在國内的設想有很大差異。周圍的風景雖然很漂亮,但生活太平淡,每天按部就班,就像我在國内的工 作壹樣,甚至覺得更乏味。我覺得如果是壹家人在加拿大生活,會很幸福,但如果單槍匹馬在加拿大打拚,就會覺得很辛苦。因為獨在異鄉為異客,人與人之間不會 有太多的交流,每個人都為生活奔波,無論工作及生活的壓力,都比國内更大,而且不壹定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

  陳莉當時覺得自己在人生戰場上如同換了壹個角色,在廣州雖然工作乏味,但畢竟受上司賞識和同事呵護,有精神寄托及穩定收入。但到加拿大後,才發現在這裡找壹份好工作不容易,極度缺乏安全感。她曾經去應征餐館侍應,但都以她沒有經驗而拒絕,令她的自尊、自信大受損害。

  “那時的感覺就覺得自己成了壹個沒有用的人,産生很深的挫折感,好像什麼事情都不會做,什麼事情都做不好,情緒很敏感,别人稍微說些不入耳的話,都認為别人在諷刺自己,總之感覺非常不好。為此我哭了很多次,非常痛苦。”

  後來她調整情緒,認定入籍後回大陸發展。考慮到回去需要重新找工作,應該拿到比出國前更好的學曆,回去才有市場。她決定繼續攻讀學位,為了全力以赴,在女兒1歲半時,将女兒送回大陸,獨自在加拿大奮鬥。

  她說,女兒是她的骨肉至愛,将女兒送回去對她來說是十分痛苦和無奈的選擇,“但加拿大是壹個非常現實的國家,不像在國内,周圍都有親戚和朋友可以幫你,在加拿大要完全靠自己。既然選擇了改變,就要适應環境而生存,壹定要将心态調整過來,重新開始。”

  陳莉2001年獲美國紐約理工大學設在溫哥華的分校錄取,攻讀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為了節省父母的費用,她堅持壹邊打工,壹邊工作,個中辛苦不足 為外人道, 有時想念女兒,常常偷偷哭。“特别是有壹份工作是要在早上5時起床,壹直工作到下午2時,晚上6時又要去上課,時間非常緊張,長期睡眠不足”。期間許許多 多的困難,她都挺過來了,2003年5月順利拿到學位。她說重返校園最大的收獲,是找回了自尊及明确了今後的人生目标。

  拿到學位後,她歸心如箭,壹來惦念留在廣州的女兒,二來希望回大陸有更好的發展。回流後很順利先後找到兩份工作,第壹份是壹家外資企業的财務總監,後來再獲壹家美國投資銀行中國分公司聘為财務顧問,工作勝任愉快,收入折算加币不但比加拿大多,而且不用付重稅。

  陳莉說,加拿大是壹個公平競争的社會,職業無貴賤之分,人最難過的是自己這壹關,不管你在餐館打工還是專業人士,社會不會給你壓力,關鍵是自己 如何對待。 她強調移民加拿大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下壹代。以前在國内做得好不好都壹個樣,缺乏動力和自覺性。在加拿大做任何工作都有壓力,老闆要求也高。回 流後,她将“加拿大精神”帶回大陸,自己推動自己,自己給自己壓力。

  中國人素有堅韌的美德,大部分人在國外經曆壹段時間的艱辛考驗後,都能浴火重生。盡管經曆了這麼多的風風雨雨,陳莉沒有後悔當初移民加拿大的決定。“過去的已經過去,未來屬于自己”。

  陳莉說,加拿大是壹個公平競争的社會,職業無貴賤之分,人最難過的是自己這壹關,不管你在餐館打工還是專業人士,社會不會給你壓力,關鍵是自己 如何對待。 她強調移民加拿大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下壹代。以前在國内做得好不好都壹個樣,缺乏動力和自覺性。在加拿大做任何工作都有壓力,老闆要求也高。回 流後,她将“加拿大精神”帶回大陸,自己推動自己,自己給自己壓力。

  中國人素有堅韌的美德,大部分人在國外經曆壹段時間的艱辛考驗後,都能浴火重生。盡管經曆了這麼多的風風雨雨,陳莉沒有後悔當初移民加拿大的決定。“過去的已經過去,未來屬于自己”。




上一篇:

下一篇:

熱門項目

  • 澳洲188B投資移民

    澳洲188B投資移民

    188B是專門為那些從事投資活動(如:股票、房産、基金、理财、紙黃金白銀、公司等)的專業投資者而設立的移民簽證類别。要求申請人有突出的投資經曆和經驗,且購買澳大利亞政府指定的州政府債券并持有四年, 即可轉永居。

  • 澳洲188C重大投資移民

    澳洲188C重大投資移民

    ​188C簽證,适合高資産高收入人士,無年齡、從商背景等要求,隻需投資 500萬澳币到澳洲政府認可的債券、基金、項目及公司,即可獲得4年長期居留簽證。4年内隻需居住滿160天,即可輕松辦理888簽證轉永居。

  • 澳洲132商業天才移民

    澳洲132商業天才移民

    澳大利亞132簽證是澳大利亞所有投資移民項目中唯壹能夠壹步到位獲得永久居留權利的簽證。,拿到綠卡即可開始享受澳洲的各項福利政策,并且壹人申請,全家移民。

私人定制

根據個人條件及需求,定制專屬移民方案

姓名:
手機號:
意向國家:
移民目的:
家庭資產:

定制專屬移民出國方案

出國移民、海外教育、投資置業、資產安全、量身定制、省心省力更省時

姓名:
手機號:
在線咨詢




提交成功!

專業顧問24小時內會跟您聯絡,請您保持電話暢通

有任何疑問歡迎撥打華商移民官方服務熱線:400-066-7890

微信掃碼添加公眾號
體驗智能管家線上定制出國服務